生平落【奶茶埋伏】

♂♂❤️♂♂







(简介见置顶)



🌸 🌸❤️🌸 🌸




夏虫不可语冰 凡夫不可语道

【all叶】没有了叶修,联盟还好吗【番外】

·苏沐秋视角,生贺

·我的十八岁少年,生日快乐啊。

(之前说好的周末更又鸽掉了,我回来挨打)

 

·还有番外我也是服了自己了。。。。。

 

 

地府不算冷,可就是黄泉路太沉重,路过的“魂”一个个苦大仇深地找寻着轮回的尽头。

 

这就是苏沐秋对地府的初印象,他英年早逝,在一群头发没有几根的暮年魂魄中显得异常突兀,所有“人”都排着队等待喝碗忘川水,等着孟婆检票。长长的死人魂排到了奈何桥的那边,阴风吹来黄泉下的世故,让苏沐秋打了个颤。

 

 

自己,就这么死了啊。

 

 

 

临死之前他还在后悔着不该边走斑马线边打电话,甚至不该出门,不该……

当一个人走过长长的黄泉路后,他的思想还徘徊在自己居然就已经死了这个观念里。

不知道叶修到底有没有听到自己最后的嘱咐,不知道他俩知道自己出了车祸得是什么表情,沐橙得多伤心,她一个人能不能行,不知道没有了他的荣耀,叶修会变成什么样啊。

 

 

好多个未知来轰炸他的脑子,他索性不想那些,呆呆地望着深幽幽的忘川水,听人间的人传说,喝了忘川水,就能忘却一切红尘,呆呆地跟着阴差去轮回转世了。他恍然间回头看奈何桥上的人,竟个个都泪流满面,几个小姑娘魂也不在意起了哭相,鼻涕泪水流了满面。老人倒是最平静的,他们在世间走的这一遭倒是圆满了,放心不下的也永远的放下了。可他呢?

 

 

一场车祸,他也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死亡了。

 

 

能哭吗?他可是苏沐橙顶天立地的哥哥啊。

哦,苏沐橙不会知道了。

不舍吗?他也不舍世间的一切一切啊。

可是没有了,再伤感有什么用呢。

 

 

轮回去了,是不是就会忘掉一切啊,忘川水喝下肚,就会夺走他仅剩的一点念想吗。

孟婆一板一眼地念出他的名字,苏沐秋还深沉的思考着,孟婆不耐烦地再喊一声,苏沐秋才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去。

 

 

苏沐秋缓缓上前去,却见眼前这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家本来无悲无喜无欲无求的表情一下子变了颜色,她小声询问身边的小鬼,脸色慌张且居然活人似的流起了冷汗。苏沐秋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孟婆袋里卖的是什么汤。

 

 

“来者是否苏姓,是否家中留有一姝,是否亡年尚未壮年?”

 

 

“正是。”

 

 

“坏了坏了,你等快快去阎罗殿,这名单上可是写着此人亡年古稀!如今十八模样就至黄泉,如何办的事?如何折的大寿?”

 

 

苏沐秋的脑子一根弦嘭的一下断了。

 

 

感情他是不该死啊。。。。。。

 

 

 

一个小小的生魂,竟然就把十殿阎罗炸了锅。

 

 

新上任的小阎王从黑白无常查到了大大小小的阴差,最后才发现,竟是自己甩出的一个小小墨迹,盖住了生死簿上的“苏沐秋”三个字。这一笔画去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整整几十年光阴,一下子就从这个少年身上夺去了。

 

 

苏沐秋坐在黄泉与人间的边界,遥遥望去人烟,他想看到远远的H市,想看到叶修和苏沐橙现在的样子,想看到荣耀今年的模样,想看到好多东西。。。。。。。

 

 

 

划去他的生命只要一瞬,而复生却要来黄泉十天,人间已过十年。

 

 

苏沐秋在地府十天,被好生待着,大大小小的鬼魂不敢怠慢他,谁叫这少年命也太苦了些,被一个墨迹要去的就是一辈子,要是苏沐秋是个生事的,一路告到九重天上,阎王的半年俸禄都得去净,然而这位少年只是静静地坐在黄泉与人界眺望很远很远的地方,眼睛里的光从来没消散过,好像真的看到了心中所向一样,一只小鬼实在是个缺心眼的货,迷迷糊糊地上前问道。

 

 

“你到底在望些什么呀?”

 

“荣耀。”

 

“什么?”

 

 

 

苏沐秋突然没来由地笑起来,他眼里的光仿佛更盛。

 

我的荣耀。

 

小鬼实在学的人间词太少,更加迷迷糊糊地抓抓头,自讨没趣地走了,他觉得这个人太奇怪了,望眼欲穿看些未定的东西,他就知道自己一定能回到人界吗?

小鬼也许不知道,一些东西即使是未定数也是希望啊。

 

 

小阎王批了一大批文件,十天没日没夜,把大片阴差都忙倒了头,终于办好了手续,亲自下凡请来了叶修,点明他,生魂只要带着地府的专用通行证,用生气摆渡忘川水,便可在奈何桥那边寻得苏沐秋。

 

带他走吧,他还不属于黄泉。”

 

 

 

叶修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用掉了自己半年光阴,来换这个让他挂记了很久很久的人。

 

 

死亦何哀。

 

苏沐秋还坐在那个人界与黄泉的分界,遥遥望去一片人烟。

 

 

小阎王一路顺着黄泉路跑到了苏沐秋面前,连着向他道了好几个歉,态度之诚恳让苏沐秋忘记了他可是阴曹地府之主,只觉得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

罢了罢了,就当自己本该被gg,刚巧用了复活药水好了。

苏沐秋乐观地想。

他知道自己本不该死,可是他不太想怪谁,要怪也就怪自己那天不该出门吧。

苏沐秋轻松地想。

 

 

 

这一次,茫茫人烟的尽头,竟走来了一个人。苏沐秋一眼就能识得的人。

 

 

叶修看到人烟散去,奈何桥横跨忘川水,在奈何桥岸边坐着一个人。他一眼就能识得的人。

 

 

十天不见。

十年不见。

 

 

奈何桥上千魂同哭时,苏沐秋都没眨下眼。可是看到叶修的瞬间,他就心颤了,原来还是不想死的,原来自己还是有那么多留恋的,原来自己还是非常想要流泪大哭的。

 

 

 

“傻子!你来了,沐橙怎么办!”他藏好了自己的哽咽,踉跄着向前去。

 

 

“我和她托梦说,只要半年,他的哥哥都能回来!”叶修看到了很多东西,十年前很多往事都像苏沐秋走向他那样慢慢走来,他十年前差点流下的泪水,在这一刻也开始要分崩离析。

 

 

他们穿越了忘川河,叶修一身生气紧紧拥抱住淡淡生气的苏沐秋。

 

小阎王愣了,他看过很多生离死别,应该没什么感悟的,但这一次,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旁边的阴差小声不满地提醒他,“殿下,咱们明明可以……”

 

小阎王几乎狠厉地看了他旁边的阴差一眼。

“可以什么?!你最好感谢你那张破嘴没说完这句话,要是再迟一点办完手续,他们身上的东西我们永远赔不起!”

阴差眨眨眼,瑟瑟地跟着阎王走了,他的眼睛里只看到了两个凡人因为重逢而激动而已。到底什么东西,阎王也赔不起啊?

 

 

倒是今天这只小鬼怎么一直闹个不停,嘴里念叨着什么东西。

 

荣……耀……荣……耀

 

 

 

 

他们穿越了黄泉,穿越了忘川,终于又走进了他们的世界里。

 

 

 

 

天,我的番外写得比正文还正经啊哇靠,羞愧。。。。。

写的是苏沐秋在地府发生了什么事。

 


评论 ( 26 )
热度 ( 256 )

© 生平落【奶茶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